第250章 第二百五十章

作品:《嫡长嫡幼

    毕竟是逃命的事儿, 忠亲王那边是一点都不含糊, 比起之前顾启珪来到北城门的时候, 只看速度, 忠亲王一行人快了不是一星半点, 不过想到他们身后还有追兵这种情况倒是也能理解,他们肯定是极想早点出城的。所以就算现在这个时节并不是去北境的好时候,但起码是条生路, 看来于生死之事上忠亲王还是拎得清的,所以他现在是拼了命的要出城。

    顾启珪坐在案几前煮着茶, 老神在在的等着, 不过似乎茶叶并不合口味,所以顾启珪脸上的表情说不上多好, 不过这也情有可原,一个护城长能有什么好茶, 都是些碎茶片儿, 顾启珪虽不好口腹之欲, 但是这些年入口的都是好茶, 这猛然间尝到这茶, 不适应是一定的。

    “主子,大致还得两刻钟,”顾擎看看外面的动静,禀报道。

    顾启珪点了点头, 示意自己知道了。

    顾启珪站了起来, 在城楼之上寻了个最佳的地理位置, 看向远处的两广,说起来他对这样的位置并不陌生,之前在燕城的时候,他就这样站在城楼之上看城楼之下兵将对垒,没想到在这才过了不久,就又出现了这事儿,同样的视角,城楼之下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想想就觉的可笑。

    顾启珪伸出手去,一片片晶莹的雪花落在皮肤上,不过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冰凉了,他现在身上冷的厉害,几乎和外面的温度差不多,再加上身子本身底子就不好,顾启珪现在并不舒爽。顾启珪现在只希望一会儿事情能按他的希望推进,这样他就可以尽快完事儿回家了,待在这里哪有家里舒服,妻儿老小还都等着呢,忠亲王可不要耽误太多功夫才好。

    忠亲王这边

    前面又是一个岔路口,最前面的忠亲王停了下来。

    “爷,往前一直走就能到北城门了,现在不能停,”有侍卫向忠亲王禀报。

    “走走走,究竟要走到几时,北城门还需要多些时候才能到?”忠亲王暴躁的很,他觉得自己已经跑了很久,但是依然还是没有看到北城门的影儿,身后追兵的声音似乎离得越来越近,惊吓、担心、对死亡的畏惧,使得他心力交瘁,说话自然不会又好气儿。

    “爷,现在根本没有时间说这些,后面追兵已经追上来了,现在正值夜晚,属下不能分辨具体道路,不过大致推断咱们已经走了大半路程,还请爷继续前行,”说话的不是忠亲王的亲卫,而是平常时候跟在袁坤身边的侍卫。袁坤最是重礼节,他的亲卫平常时候肯定不会对主子这样说话,但是今日不同,他们的主子——袁坤舍死拖延时间把忠亲王保了出来,袁家的这些亲卫当然替自家主子不值,要是保出来的是明白人,他们也不会这么委屈,但是这明明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怎么值得他们主子舍命相护?

    现在他们去北境是唯一的出路,这样一来,他们也许还能寄希望与陆家大老爷陆岩真的能帮他们,这样自家主子也许还能有条生路,没想到就算到了现在,忠亲王还是挑三拣四,看不清形势。

    “胡说什么呢,爷自有爷的想法,你作为属下听着就是了,是你能挑刺儿的吗?”袁坤身边的侍卫长看到这侍卫说的放肆,出声呵斥,接着就对忠亲王说道:“爷,我们确实是要赶紧赶路,现在时辰实在耽误不得。”

    忠亲王一通哑火,想发脾气又发不出,想说什么又说不好,他怎么觉得侍卫长这话像是跟他不对付似的,不过他也确实没辙,他现在还指望这些人呢。出逃北境是他舅父给他留的最后一条生路,就算是受苦受累他也得到去,等到了那里还有一线生机,否则只能是死路一条。

    接下来当然是继续赶路,终于在一刻钟后,他们能看到北城门的影儿了,因为周围没有村子树木掩映,北城门很快就整个暴露在他们眼前。

    此时的北城门冷冷清清的立在那里等着他们过去,周围没有守城的人影,唯有城楼之上的小门楼中有熹微的烛光透出来,想也知道是守城长所在的地方,因为之前已经从护城军那里了解了这边的情况倒是没人觉得不对劲。

    忠亲王一行人松了一口气,他们是危机之中逃生,在往北城门来的这一段路途之中心神都是紧着的,看到北城门不免心神一松,只要出了城门,他们的前路就宽广起来了,身后的追兵也不用再忌惮。

    这样想着他们脚下使劲又加快了几分,终于他们到了城楼底下。

    侍卫长看看周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按理说他们的动静不小,怎么守城长那边没有丝毫的动静,难道是睡着了。不过此时他无暇多想,后有追兵他们根本无路可退,所以前面就算是豺狼虎豹他们也得一路往前,总之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

    不过事实证明,结果只有更坏的,前面倒是没有那些豺狼虎豹,但是却有索他性命的人。

    “属下立即上城楼开城门,”马刚停蹄侍卫长就请示,在忠亲王点头示意之下上了城楼。

    京城四面城门都是有机关在里面的,均有把手一按开门闭合,这还是大齐开国先祖带兵进入京城之后的壮举,但是这把手却是有学问的,把手一般会有机关锁锁着,钥匙每次宵禁之后均会上交护城将军,尤其北门一年中开门的时候甚少,所以钥匙是常都在护城军手中。

    据说这机关锁是‘璇玑阁’出品,没有钥匙相当难打开,这个顾启珪是相信的,毕竟他可是亲眼见过‘璇玑盒’威力的,不过,忠亲王既然把出北城门作为后路,不用想也知道钥匙肯定是早就拿到手里了,不过这也不意外,毕竟他策反了护城军。

    侍卫长越往上走,心里越突突,可能是作为侍卫的本能,没有听见任何的动静但他就是觉得附近有危险,看看四周,除了‘簌簌’往下落的大多雪花,又什么影子都没有,这样一来他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转头再一看身后的追兵,虽然他们之前已经留下一部分侍卫阻拦,但是现在看起来成效不大,他们已经追上来了。

    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供他多想,前面就到门楼了,侍卫长脚下又快了几步,推门进去,想看一看守城长怎么回事,但是下一刻,他永远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没有理会被一剑毙命的男子身上的鲜血,顾擎蹲在地上摸索了几下,拿出一把钥匙,“主子,应该是这把了。”

    顾启珪接过来看了看,上面有‘璇玑’的标志,点了点头,看看外面追兵到这里的距离,下令道:“动手吧。”

    “是。”

    楼下,城门迟迟不开,忠亲王的恐惧因为身后的追兵声达到了顶点,“怎么还没好,是那把钥匙不对?”就算是没有看到周围有人,忠亲王也没有大声喧哗,主要是他怕了。

    “应该不会,护城军已经投靠了王爷,就是*宫这事儿都没有拒绝,怎么还会在一按钥匙上让王爷不高兴?”亲卫宽慰道。

    “那为什么还没个动静?”

    “属下这就上去看看,”侍卫这样说着,心里有些愤恨,忠亲王身边本来的亲卫说的都好听,但是根本就没人真心关注他们统领,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忌惮,只是说有什么用,还不是都想着先走一步,毕竟最后总得留个人把北城门关上挡住追兵,想也知道肯定是他们这些本属于袁家的侍卫。

    侍卫刚刚下马,突然之间周围出现了许多白衣人,他们从城楼之下的各个方向冲出来,身上的白衣和雪地交映在一起,就算是仔细看也根本看不出什么,忠亲王一行人还没有看清他们具体是从哪里出来的,他们已经到眼前了,而且人数有些多。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忠亲王一行人脸上没有了血色,甚至当白衣人们都冲到眼前了,他们还没有准备好,等到见了血,他们终于能确认这是来堵他们的,如果不尽快解决他们出城恐怕就困难了,这样一想他们当然是奋起反抗。

    不过,顾启珪本就是有备而来,当然不会被他们轻易打败,而且忠亲王的人今日经过*宫,经历逃命,接着就在在大雪中赶了这许久的路,连歇息都没有就又对接是新的敌人,力气上本已经落了下乘,想获胜当然很难。

    短短一刻钟过去了,身后的追兵即将要到了,忠亲王这边也差不多都被制服了。“你们究竟是何人?与我又何仇恨,竟然敢这样暗算本王?”就算已经被压倒跪在地上,忠亲王还在叫嚣,“你们现在放了我,我出千金给你,”忠亲王看着城楼之上的门楼,从刚刚开始那里就有一个黑影,想也知道是主使者。

    “王爷现在是阶下囚,自己还都是亡命之身,哪还有千金换取一命,实在是无稽之谈,”顾擎在顾启珪示意之下开口。

    “本王有,有的,就在‘亨通’之中,只要你们不把我交于身后追兵,我便赠于千金,”忠亲王一听有门,赶紧开口说道,‘亨通’存银取银规矩良多,需要出具信物,否则都是免谈。忠亲王算盘打得响,想着只要他不被追兵抓走,就还有一线生机。

    闻言,顾启珪勾唇笑,这还真是凑巧呢。

    (本文连载在@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