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陈经理番外4

作品:《当土豪门遇上真豪门

    因为表现突出, 孔嘉和在警校进修班毕业的时候获得了优秀学员的称号, 之后的警员晋级也很顺利,成功晋升了三级。

    春节之前,他来陈家拜访,带了很多礼物,其中还有陈父很喜欢的红酒。

    不过陈父也没有表现得多高兴,淡淡问了几句他在进修班期间的情况,又问了问回到警署工作的情况,然后便去书房了。

    陈母倒是很热情, 关心了一些他在生活上的事。

    最开心的当然是陈平, 一直跟在孔嘉和身边, 笑笑的看着他,给他剥糖吃,趁着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小声跟他讲话, 然后两个人头对头笑成一团。

    看到儿子这样开怀, 陈母又喜又忧, 总觉得他是被孔嘉和迷了心窍, 估计这婚事想反对也是不能了, 若是真的不许他们在一起,陈平肯定要伤心死的。

    于是,她去书房找老公, 商量道, “我们邀请小孔来家里过春节吧, 他父母都不在了,一个人多可怜。”

    陈父不想同意的,让孔嘉和来家里过年,相当于默认了他和儿子的关系,自己难道能被区区几瓶红酒收买么?

    “等等再说,反正还有半个月才过节呢。”

    知道老公的态度已经动摇了,陈母便没再催。

    过了不几日,孔嘉和竟然上了报纸。

    在事务所的时候,陈父听到几个职员在议论。

    “这个警员真是厉害,竟然抓到了江洋大盗!”

    “是的,听说这个大盗潜伏了好几年呢!”

    “而且这个警员还蛮年轻帅气的。”

    自从知道儿子在和警员交往之后,陈父对于警察的相关消息还挺在意的,听到议论便去打听了一下。

    接过报纸一看,孔嘉和的照片非常醒目,占了四分之一的版面,剩下的四分之三则是关于他英勇制服银行大盗的报道。

    原来这些职员是在夸奖小孔,他立即有些与有荣焉,笑容也止不住了。

    秘书看到他难得露了笑脸,忙问,“老板,你认识他?”

    陈父差点说了实话,可到底忍住了,改口道,“朋友的小孩。”

    新闻人物竟然就是身边人,自然又激起了一波讨论的热潮,甚至还有年轻的职员跟他打听孔嘉和是否结了婚,有没有朋友之类的。

    陈父听了就有点不太高兴,“他已经有未婚夫了!”

    说完,转身进了办公室,关门的时候动静还不小,弄得百叶窗拍在门玻璃上,啪啪作响。

    见老板忽然变得严肃,大家赶紧收拾了八卦之心,好好上班。

    办公室里,陈父把顺回来的报纸从头到尾好好看了一遍。

    晚上回到家里,果然,孔嘉和在。

    陈母和陈平都围在他身边,听他讲制服江洋大盗的事。

    见陈父进来,孔嘉和马上站起身,“伯父,您回来了。”

    陈父点了点头,“你坐吧。”

    说完,去了书房。

    本以为他会像往常那样,进了书房就不再出来了,可过了一会,陈父换好衣服,竟然来到客厅里,还坐到了陈母旁边,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陈平他们本来正说到兴头上,陈父突然过来,孔嘉和就有点不太自然,话题也停下了。

    陈父倒不觉得,还在看着报纸,陈母偏头看他,忍着笑。

    陈父终于看向老婆,“干嘛”

    陈母笑着问,“你要不要喝茶?”

    “好的,麻烦你倒一杯吧。”

    陈母拿起茶杯去倒水,同时对孔嘉和道,“小孔,你从头再讲吧。”

    孔嘉和笑着应下,然后看向陈父。

    陈父抖了抖报纸,轻咳一声。

    陈平看到父母的态度,一面忍着笑,一面心里欢喜,难免有些得意忘形,不自觉的往孔嘉和身边又坐近了一点,两人大腿都贴上了。

    他还不自知,又给孔嘉和剥桔子,又给他递巧克力,看过去的眼神都是掩饰不住的崇拜和爱慕。

    陈父从报纸上缘看过去,瞧见儿子那副模样,颇为恨铁不成钢,重重抖了下报纸,使劲咳了一声,才让陈平又坐回原来的位置。

    不过等陈母再回来,孔嘉和开始讲自己的经历之后,气氛就好多了。

    甚至后来,陈父也加入了讨论,还与孔嘉和一起分析了案情,并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了初步的定罪方向和刑期预判。

    听到陈父的权威发言,孔嘉和叹服,“伯父,你和警司的说法几乎一样。”

    陈父立即哼了一声,“你们那个警司,我当初还给他做过老师。”

    陈平马上在茶几底下碰了一下孔嘉和的大腿,对方便有些笨拙的拍了个马P,“伯父,你……,你好厉害!”

    说完,自己脸先红了。

    陈父瞪了对面两个年轻人一眼,“你又不是会讲R麻话的人,我也不吃那套,以后还是正常点好。”

    说完,起身进了书房。

    不过,孔嘉和离开之前,他又特意出来送了一下,还嘱咐了一句,“年轻人不要太争强好胜,好勇斗狠。”

    陈母怕孔嘉和误会,赶紧补了一句,“是的,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到了,但是安全第一,尤其你父母不在了,更要珍惜自己。”

    一时间,孔嘉和鼻子都有些发酸,站在门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是陈平拉住了他的手,他才反应过来,说,“谢谢伯父、伯母。”

    然后鞠了一个躬。

    陈父立即扶住了他的肩膀,“过年的话,你如果没什么特殊安排,就到家里来吧,我们一起过。”

    孔嘉和的眼泪含在眼眶里,重重点了点头。

    等陈平出去送他的时候,两个人又在门口说了一会儿悄悄话。

    路灯下,孔嘉和把陈平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发顶,“阿平,我真的好幸运,能认识你。”

    陈平环着他的腰,在他怀里笑着说,“是我很幸运才对,那天要不是你来救了我……”

    孔嘉和也笑起来,捧住他的脸,吻下去,“我们两个都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