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梦回

作品:《此界修真不正常

    云飞扬再次坐回自己的案桌之前。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心境突破的原因,他对千妖之音的掌控力上升了。

    不然今天吃早饭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灾难。

    云飞扬再次看着眼前这个让他有些头疼的能量。

    诅咒

    让人倒霉吗

    可是若是说倒霉的话,其实霉运符也可以做到。

    这种符篆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

    大多数霉运符都很低级,算得上一种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不会真的造成什么问题。

    但是也有非常高级的霉运符,一般若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很少有人会将其用在其他修士身上。

    修士自带天命,一个不慎,容易接下不好的因果。

    高级的霉运符市场上非常少,一般要求高级符修制作才行,但是符修们接的很少,毕竟很容易自己也被扯上因果。

    这效果,简直就跟中了一辈子的霉运一样。

    不过,昨天晚上有件事情他比较在意。

    昨晚他做了一个梦。

    因着修士很少做梦,一旦修士做梦都不是什么小事,所以大家都很慎重。

    但是

    他天天做梦。

    本来就是经常做梦的体制,但是步入金丹之后,更是频繁。

    不过那些梦,等他醒来之后都会忘得一干二净,也没有任何影响,他就没在意。

    但总觉得昨晚上的梦不一般。

    于是云飞扬画了一张梦回符。

    这玩意也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修士创造出来的,倒是便宜了他。

    云飞扬楞了一下,对着另外三个人说道。

    没错,这个梦回符是可以组队看的。

    反正闲来无事,三人便跟着云飞扬一块看那个梦。

    在梦回符中,几人只是过客,不能影响梦境,梦境中的人也看不到他们。

    其实这个梦回符回溯的梦境跟真实的梦境还是有一点点不一样的,梦境更加的毫无逻辑和碎片化,但是这个梦回符会进行一定的完善。

    四人进入梦境后,睁眼便是一片开阔的丛林。

    一个即将死亡的魔修和一个重伤的剑修。

    那魔修双眼通红,表情狰狞,一身通天怨气仿佛能让天都暗下来,无尽的血煞之气让周围的植物都枯萎了不少。

    “哈哈哈哈哈,罗匹夫,本尊就是死,也要拉你下地狱”

    “哼,魔尊,你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剑修一身正气直指天涯,手上的剑带着一往无前的厉气,仿佛划破黑暗的黎明。

    脊背挺得直直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一动不动的魔修,不死不休。

    “罗匹夫,你身为修真界数一数二的剑修,若是能陪本尊下地狱,这辈子本尊也值了哈哈哈哈哈。”

    “生机已断,你还是认命吧。”那姓罗的剑修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魔尊。

    “哈哈哈哈,这世间皆为虚伪之人,将本尊逼到如今的地步,我恨,我恨啊我诅咒,诅咒一切”忽然那魔尊浑身血管爆裂,化为血雾。

    剑修警惕的后退几步,却还是被血雾包裹住了。

    等血雾消散,那剑修也不见了身影。

    梦境结束。

    云飞扬再次看了一遍这个大场景,心情居然毫无波动。

    覆盆子也没啥波动。

    但是沈嫣然的表情就有些嫌弃了,“那魔尊是脑残吗身为魔修不好好的保护修真界,还造反,还诅咒,是不是有病啊。不好好过自己的人生,总想着搅风搅雨的简直就是个大龄叛逆。不切实际不务正业天真愚蠢没有经历过现实的摩擦”

    其他几人倒是没对沈嫣然的话有什么反应。

    那场景一看就是几千万年前,那时候仙魔对峙,佛妖不两立,生灵涂炭,普通人死的都快灭绝了。

    而那时候,魔修受功法和环境影响,确实都不是什么好玩意。

    妖修也一样。

    若是说魔修整日想着杀戮,用生命祭炼提高修为妖修一个个就是引诱修士和普通人堕落,吸干他们的生命之力,提高修为。

    一切都是为了力量。

    可是他们却看不透。

    身怀罪孽的妖修根本渡不过天劫,杀戮证道的魔修为天地排斥。

    一切到头来,就跟笑话一样。

    做的一切只为修为,修为提高可以延长寿命,可是修为高到一定地步就会被天劫抹杀真是讽刺。

    云飞扬的重点倒不是那个时代的三观。

    而是那个魔尊所说的诅咒。

    总觉得这个梦有什么寓意。

    难道说,那个魔修跟罗梅梅现在的体制有关

    云飞扬瞥了罗梅梅一眼,忽然发现他表情好像有些奇怪。

    罗梅梅茫然的看了云飞扬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抬眼的原因,眼角流下一滴眼泪。

    因为冰凉的触感,让罗梅梅下意识的摸了摸眼角。

    有些惊讶的看着手中的泪水。

    “我我好像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好难过。”罗梅梅神色是从未见过的颓败和悲伤。

    云飞扬皱了皱眉。

    一旁的沈嫣然也停止了抓狂,神色有些严肃,“是共情”

    “共情”罗梅梅迟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放弃的低头,“我不知道。”

    云飞扬楞了一下。

    没想到沈嫣然居然会怀疑到共情上面。

    共情在修真界可不是指的什么同理心之类的,而是一种十分玄妙的东西。

    比如,当一个修士转世后,见到了前世的一些画面会有一些感触,这就是共情。

    共情的情况有很多种,但无外乎可以总结成三类。

    前世今生、血脉传承、隐秘记忆。

    前两者如同字面意思,最后一种指的是记忆曾经被动过手脚,或者说一些隐秘的记忆比如不记得的梦境。

    若是共情的话

    那位剑修姓罗,这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非易此时终于再次沟通上了空寂门。

    想了想决定跟念无亲自见一面。

    实在是云飞扬这次干的这个事情有点让人不好意思。

    准备了一份厚礼,带着首通就坐着传送阵去了空寂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