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置若罔闻

作品:《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

    “很辛苦是不是”阿九一脸惋惜道,“一个大美人沦落到送外卖的地步,乱了,这世道真的乱了”他说完这句话,突然伸手想触碰何雅玲的脸颊。

    何雅玲一下子便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惊魂未定道,“不要太过分了”她这才意识道,自己掉进了一个狼窝,想拔腿就跑,却被阿九一把搂住腰。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放开我”何雅玲像疯了一样,拼命挣扎着。

    “阿九,别玩了”对面沙发上的男子冷冷道。

    “整天闷在这套公寓里,陪着这根不会说话的老木头,我快憋出病来了。阿七,你少管我”阿九冲对面的男人愤愤道。

    那个叫阿七的男人一言不发地站起身,看了何雅玲一眼,转身进了隔壁房间。

    “喂,曹总裁,麻烦你也暂时回避一下”阿九朝窗户边的曹启臣喊道。

    何雅玲这才注意到窗户边上还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一直没有转身,她看到的只是一个逆光而站的背影。

    听了阿九这话,曹启臣终于转过身,冷冷一眼扫了过去。然而,当他把目光落在阿九怀里的女人身上时,他怔住了,像被一道电流击中般浑身僵硬。

    “放开我,混蛋我叫你放开我啊”何雅玲疯一样地挣扎着,然而,当她瞥见窗台边站着的男人时,她愣住了,有些目瞪口呆,甚至忘记了挣扎。

    曹启臣眉头紧蹙,背着的手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拳头。

    何雅玲看着他,原先的惊愕慢慢被忧伤取代,嘴角竟然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见曹启臣似乎并没有出手救她的打算,何雅玲眸光转暗,终于由忧伤变成了绝望,那是发自内心的绝望,是痛彻心扉的沉沦,是十几年美梦的破灭。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曹启臣,嘴角笑意加深。

    然而,她并不知道曹启臣平静的面容下隐藏的暗潮汹涌。

    曹启臣亦非铁石心肠之人,看着眼下这情景,又如何能做到心如止水原本想用自己的了冷漠,让何雅玲对自己彻底死心,可是,真的能做到这般绝情吗

    眼看着何雅玲几乎要被推倒在沙发上,曹启臣一个大步上前,毫不犹豫地挥起拳头,重重地落在阿九脸颊上。

    阿九“哎呦”一声叫了出来,一个趔趄,跌出三步远。

    隔壁房里的阿七听到声音,连忙赶了出来。看着这情景,他心里明白了七八分,二话不说,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曹启臣。

    阿九从地上跳起来,想也不想,对这曹启臣的脸庞,狠狠一拳落了下去。

    “启臣”何雅玲失声尖叫起来。

    这一声尖叫顿时让阿九和阿七面面相觑。

    “原来你们是老相识啊怪不得那就只好暂时委屈你一下了,大美人”阿九一把扭住何雅玲的胳膊。

    很快,曹启臣和何雅玲便背对背地捆绑在一起,靠坐在墙角。

    阿九和阿七坐在茶几旁,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怎么办这么女人怎么处理要是她迟迟不回湘临天下,肯定会引起怀疑。迟早会找到这里来”阿九沉着脸道。

    “你问我,我问谁还不都怪你起了色心。”阿七猛地抽了一口烟。

    就在两个男人商量之际,何雅玲和曹启臣静默着,谁也没有开口。十年未见,兜兜转转,再相见竟然是这种方式。

    何雅玲终于打破了沉默,她想让自己尽可能淡然地微笑,可挤出的笑容却苦不堪言。

    “看到这样的我,很开心吧,因为亲眼目睹了何雅玲的落魄和难堪”

    “凭什么觉得我会开心呢”曹启臣平静道。

    “因为你,我的人生变成了这个样子。区区一个曹启臣竟然可以把何雅玲的人生毁的这么彻底,这么翻天覆地,难道不觉得自己很伟大吗难道没有成就感吗难道不觉得开心吗”

    曹启臣淡然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突然,他收起笑容,平静道,“何雅玲,记住,毁掉你人生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这句话顿时叫何雅玲身子一凛,说不出话来。

    “不要再试图用自己的落魄来让我后悔,没有用的,因为我并不在意。我的妻子和儿子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在意的人,不是你”

    这句话,从曹启臣口中说出,每一个字都音色平淡,波澜不惊。然而,听在何雅玲耳中,却仿佛晴天霹雳,骇浪滔天。

    过了半响,何雅玲才回过神来,脸色惨白,嗫嚅着嘴道,“我不相信我一点都不相信”

    见何雅玲执迷不悟,曹启臣的语气不由严厉起来,正色道,“你不相信什么”

    “我不相信你一点都不在乎我,这二十几年来,你一定在暗处偷偷看着我吧,一定整夜整夜地因为后悔而睡不着觉吧你一定想念着我,就像我一直一直想念你一样”

    说完这句话,一行泪从何雅玲眼中滑落。

    曹启臣怔住了,慢慢闭上了眼睛,脸上是浓浓的不舍,可是,话语却比任何时候来的都要狠心,甚至扯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你一把年纪了,应该有四十六了吧,怎么还像十七八岁的少女那样可笑,那样幼稚,那样充满了幻想。何雅玲,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一次”

    “我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何雅玲痛苦地闭上眼睛,连连摇头。

    “你清醒一点吧”曹启臣这句话似埋怨又似不舍。

    “我唱你最喜欢的霸王别姬给你听,好不好你不要再说了,我求你不要再说了”何雅玲恳求道。

    没等何雅玲继续开口,曹启臣急切地打断道,“何雅玲,清醒一点吧我从来没有在暗处看过你,也没有因为后悔而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更没有一直一直想念你这些都是你自己的幻想”

    “曹启臣我好想念你”何雅玲低声而忧伤道。

    这短短的几个字顿时叫曹启臣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脸颊一凛,紧闭的眼中一滴泪滑落。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中。

    过了片刻,何雅玲像意识到了什么事,挣了挣被捆绑的双手,却发现绳子紧紧地箍在她手腕上,一时间挣脱不开。

    曹启臣和何雅玲背靠着背,他显然感觉到了何雅玲的挣扎,不由低声问道,“怎么了”

    “我口袋里有手机”何雅玲急切道。

    “手机”两个字便叫曹启臣胸口一震,呼吸不由急促起来,极力压低声音道,“能拿到吗小心一点”

    “差一点就够到了”何雅玲咬咬牙,手腕猛地往前一挣,粗糙的绳子嵌进肉中,狠狠地擦破了皮肤,她的手背上顿时血淋淋一片。

    何雅玲顾不得疼痛,摸索着给颜筱柔发短信。她看不到手机屏幕,只能靠记忆和感觉打上一行字:曹在立业华庭,却不料因为看不到屏幕,将“曹”字打成了“草”字。

    于是便有了颜筱柔所看到的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草在立业华庭。

    何雅玲本来还想再打上一句话,却听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她心里一惊,情急之中按下了发送键,连忙关了手机。

    原来是阿七的手机响了。

    他几乎是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身体站地笔挺,神色庄重而严肃。

    “是,老板,我知道该怎么做,请您放心”阿七每一句话都说的格外小心,语气恭敬,似乎对电话另一头的那人相当崇敬。

    阿七挂了电话,和阿九一起站在了何雅玲和曹启臣跟前。

    “曹总裁,你儿子似乎没意识到我们是多么严肃,依然一意孤行,不肯放弃这次竞标。我老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所以,我们不得不跟你借一样的东西。”阿七似笑非笑道。

    曹启臣抬眼,平静地看着阿七道,“请转告你们老板,就算我死了,中天集团也不会放弃这次竞标的,因为那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业,而是全体员工和所有股东的事业。要借什么一条腿,还是一只胳膊或者直接要了我这条命”

    没等阿七开口,何雅玲早已失声尖叫起来,“启臣,不可以”

    阿七看了何雅玲一眼,又看了曹启臣一眼,原本阴沉的脸突然露出笑意,连阿九也对他突然的转变疑惑不解。

    “曹总裁,知道你是条硬汉子,我也不为难你不过你身边的个女人,恐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阿七冷笑道。

    “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要为难她,有什么事冲我一人来。”曹启臣怒道。

    阿七斜起嘴角,朝阿九示意了一眼。阿九心领神会,大步走到何雅玲身边,突然伸手,撕开了她的衬衣。

    “啊”何雅玲惊恐地尖叫起来。

    “不要碰她,是男人就冲我一个人来有种就要了我的命”曹启臣怒吼道。

    “只要你打个电话给你儿子,劝他放弃竞标,我们老板说了,绝对不会为难你们”阿七眯起眼睛,阴沉道。

    曹启臣脸色铁青,两颊咬的生硬,看着何雅玲惊魂未定的泪眼,痛苦地皱起了眉。

    “啊不要启臣啊”何雅玲委屈地痛哭起来。

    曹启臣紧紧闭上了眼睛,耳边却不断响起何雅玲的哭喊,一边是他一生未竟的事业,一边是他一生挚爱的女人,所有的抉择只在须臾之间。

    “曹总裁,成大事者必铁血无情,您当真担得起无情这个称号”阿七冷笑一声。

    然而,他话音刚落,只听的曹启臣隐忍着怒气,平静道,“放了她,我如你们所愿”

    “好,一言为定阿九,马上打电话给他儿子”阿七欣喜若狂,脸上却依然不动声色。

    阿九把拨通的手机放到曹启臣耳边,只听得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极力压抑着焦虑的声音,“我是曹忆何”

    曹忆何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平静。

    而曹启臣却做不到这样的波澜不惊,他嗫嚅着嘴,说不出话来,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喂,曹总裁,说话啊”阿九催促道。

    曹启臣依然说不出话来,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他头顶冒出来。

    “曹总裁,别想玩什么花样,你再不说话,我就帮这个女人拍下,让她下辈子别想抬头做人。”阿九不耐烦道。

    然而,曹启臣胸口剧烈起伏,脸色苍白如纸,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痛苦地皱起眉,想开口说话,最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何雅玲与曹启臣背对背捆绑着,哪里看的到他痛苦的表情,只道是曹启臣宁愿牺牲她的清白,也不愿意开口相救。想到这,何雅玲不由绝望地闭上眼睛,一行泪无声地从眼中滑落。

    阿七眯眼看着曹启臣,寒着脸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曹总裁,你言而无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阿九”

    阿九心领神会,挂了手机,一巴掌落在何雅玲脸上。

    何雅玲尖叫一声,凄厉的大喊道,“曹启臣,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二十七年前,你将我血淋淋地扔在大雨中二十七年后,你宁愿抛弃我的清白,也要守住自己的事业为什么对我这般绝情,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温柔甜美的何雅玲已经死了,已经被你亲手扼杀在那个风雨之夜,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想让我再死一次吗曹启臣,你真的这般绝情吗”然而,这些话,曹启臣已经听不到了。他紧闭着双目,脸色惨白,整个人斜斜地往地上倒去。

    阿九瞪大眼睛,不安道,“他他好像是心脏病发作了我死掉的老爹发病时也是这样”

    阿九这句话顿时让何雅玲一愣,下一刻,她几乎是在尖叫了,“启臣曹启臣你不要死,我不准你死曹启臣啊不要扔下我”眼泪如断线的念珠,从何雅玲脸上滚落。

    然而,曹启臣痛苦地倒在地上,俊朗的五官几乎扭结在了一起。

    这场面让阿九措手不及,有些慌乱。

    阿七显然要比阿九沉稳许多,马上拨通一个电话,“老板,曹启臣心脏病发作了是明白,我马上去办”

    挂断电话,阿七拔出匕首,一步步逼近何雅玲和曹启臣。

    何雅玲瞪大眼睛,颤抖着双唇,惊恐道,“你们你们要杀就杀我不要碰他如果你们敢伤害他,我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要化作厉鬼,使你子孙终生不得安宁”

    阿七对她的威胁置若罔闻,他走到曹启臣身边,突然扬起匕首。

    “不要啊”何雅玲声嘶力竭地哭喊道。

    匕首在她的呼喊声中落下,却不是落在曹启臣身上,而是割断了捆绑两人的绳子。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何雅玲说不出话来。她抽噎着,直愣愣地看着的阿七,仿佛痴呆一般。

    阿七用匕首指着何雅玲的鼻尖,阴沉道,“你要是敢跟警察吐露我们兄弟俩半个字,就等着为曹启臣收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