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酸溜溜

作品:《穿回七零小媳妇

    门被敲响。狂沙文学网 kuangsha

    苏悠寻声望去。

    她就看见石大杏站在门边。

    见石大杏回来,夏燕张口道“二嫂,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说完,夏燕就往门外走。

    石大杏侧(身shēn),让夏燕出去。

    然后她才走进来,笑着叫了声,“苏姐?”

    “恩。”苏悠问道“红包你给赵医生了吗?”

    石大杏边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边道“给了。”

    她笑着道“赵医生让我代她谢谢您。”

    “我记得好像听到赵医生,不回去过年?”苏悠想了想问道。

    石大杏“恩。赵医生和朱婶闲聊时说过,她女儿会来这边,陪她一起过年。”

    苏悠“你让朱婶收拾一些食材,让简多送过去。”

    “苏姐,你想的真周到。”石大杏忽闪着杏眼,感叹的说道。

    这边毕竟还在建设中,不说好的食材不好买,就是能买,价钱也很贵。

    送食材贴心又实用。

    苏悠低头看儿子,周(身shēn)洋溢着母(爱ài),“赵医生,她毕竟照顾了宝宝一场。”

    石大杏也看向(床chuáng)上的小婴儿,满是笑容道“我们小少爷是最可(爱ài)的宝宝。”

    对方这话,苏悠满是赞同。

    她儿子就是这么可(爱ài)。

    “首长?”石大杏对着门口出现的人叫道。

    夏军亮看一眼石大杏,走进房间。

    石大杏识趣,走出房间。

    一进一出,但不同于石大杏进来时,把门开着。

    她出去时,把门带上。

    关门声响起,苏悠脸颊浮起一抹红晕,(娇jiāo)唇微微上翘。

    这个石大杏啊!

    粗糙的夏军亮并没有这么细腻的心思。

    他看着自家媳妇的,脸颊泛红,皱眉道“不舒服吗?”

    苏悠轻轻咬唇,然后羞恼的一记眼眸,瞪过去。

    夏军亮凑过来,“媳妇,你这样真漂亮了。”

    完全不在一条线的两人。

    苏悠伸手推男人,“老实点!刚才被看到了,你还不长记(性xg)?”

    夏军亮皱眉,“进门敲门是礼数,稍后我会教训夏燕。”

    “算了。”苏悠眼皮轻撩,一眼飞过去,“经过刚才,不用你说,小妹也能记住。”

    小妹两个字,让夏军亮当即感受到了不同。

    他看眼自家媳妇,然后直起腰,坐在(床chuáng)边,问道“夏燕刚才来,说什么了?”

    “她说以后不会再随意动手了。”苏悠回答道。

    夏军亮欣慰,“她终于懂事点了。不枉我天天黑脸。”

    “你脸本来就黑。”苏悠(娇jiāo)笑道。

    ……夏军亮“脸黑才是男子汉。”

    说着,他(挺tg)了(挺tg)(胸xiong)膛,“媳妇,你最清楚。”

    苏悠羞恼的瞪男人,“小妹她还和我道谢了。她以为我那天生产,是被她气的。”

    夏军亮闻言,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这样也好。那丫头以后见到你,态度会更好。”

    “好什么好?我已经澄清了。”苏悠嗤笑,“想要人对我态度好,还要靠欺骗?”

    她撩起脸颊边的碎发,(娇jiāo)唇轻吐,“我明明可以靠金钱。”

    妖艳的面容,并没有因为怀孕而变胖。

    反而因为孕吐,五官更加分明。

    喉结滚动,夏军亮黑亮的眸中,生气的火焰,“媳妇,我真想现在就满一个月。”

    男人躁动的气息,隔着空气,扑面而来。

    苏悠及时抵制住男人的侵袭,“夏军亮同志,请你克制。”

    她弯腰抱起宝宝,“你儿子还在呢!”

    夏军亮看向那个只会“咿咿呀呀”的小家伙,眼露无奈。

    “媳妇,我们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亲近了。”夏军亮耷拉下眼皮,可怜兮兮的说道。

    苏悠深吸一口气,“我还一个月没有洗澡了呢!”

    “媳妇,我今晚帮你擦澡。”夏军亮立刻说道。

    苏悠(娇jiāo)俏的白男人一眼,“是帮你自己吧?”

    “媳妇,我保证让你快乐。”夏军亮眼神放光,沉声说道。

    这么沉稳的声音,说着这么没下限的话。

    苏悠深吸一口气,“兰医生说了,最少一个半月才能有夜晚生活。”

    兰医生熬的滋补调养汤,要喝一个半月,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夏军亮知道兰医生,在给媳妇调养(身shēn)体,心中失望。

    但媳妇(身shēn)体最大。

    因此他只能忍痛道“媳妇,我能忍。”

    “噗嗤!”男人那副仿佛遭受重大打击的样子,让苏悠忍不住笑出声。

    她眼波流转,勾了勾手指。

    男人立刻凑过来。

    “小心点,别碰到宝宝。”苏悠见男人,动作急切,连忙道。

    夏军亮“媳妇,你现在最关心的人,是孩子。”

    话虽这么说,毕竟是亲儿子。他的动作还是变慢。

    突然一个大家伙压过来。

    我们的夏小少爷好奇的望过去。

    他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映出妈妈对爸爸,咬耳朵的画面。

    苏悠在夏军亮耳边,轻语一声。

    夏军亮登时眼神一亮,兴奋的道“媳妇?”

    “小声点!”苏悠白男人一眼,快速低头看儿子。

    当她发现儿子,丝毫没有被粗糙的爸爸吓到。

    反而滴溜溜的大眼睛,来回看两人时。

    眉眼间忍不住都露出笑意,“妈妈的乖宝宝哦!”

    受媳妇冷落的夏军亮。

    他看向儿子,酸溜溜道“臭小子!”

    “你再欺负我儿子,刚才的话收回。”苏悠不满的瞪男人。

    ……夏军亮在媳妇心中,我完全被小家伙比下去了。想哭……

    被儿子比下去的苦,夏军亮成功在晚上,找了回来。

    总之,这是一个(春chun)色无边的夜晚。

    迷迷糊糊睡着之前,苏悠用酸软的手掌,一把呼在男人脸上。

    再次醒来,男人已经不在家中了。

    而可(爱ài)的儿子,躺在她(身shēn)侧,咿咿呀呀,说个不停。

    苏悠侧(身shēn),在小家伙脸上啃了一口,“宝宝,新的一天好。”

    吃过将近午饭的早饭后。

    苏悠迎来客人。

    让苏悠没想到的是,来的人是秦政委的女儿。

    她长相更像秦政委。

    眉眼间,都依稀能看见秦政委的影子。

    如今看着秦政委的女儿。

    苏悠可以想象,秦政委年轻时,定然是一个儒雅的帅哥。

    招呼秦政委的女儿坐下。

    对方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然后正了正(身shēn)姿,说道“夏夫人好,我是秦政委的女儿,我叫秦凤雪。”

    听到对方称呼夏夫人,苏悠有点意外。

    不过想想似乎这样的称呼合适。

    她和秦政委妻子,称嫂子和弟妹。

    对方作为秦政委的女儿,自然就矮了一辈。

    可对方若真按长辈来叫的话。

    苏悠看着和自己年岁相当的人,表示不能接受。

    女人就没有想被叫老的。

    这么想着,她开口回道“我叫你凤雪可以吗?”

    “可以。”似乎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秦凤雪愣了下,才应下。

    苏悠不管对方怎么想,她再次道“凤雪,谢谢你来看我。”

    “夏夫人,我过来军区,早就应该拜访您。之前没有来,我向您致歉。”秦凤雪说完,扫了眼(床chuáng)上的小家伙,“恭喜您和夏师长,喜添贵子。”

    说完,她站起(身shēn),“夏夫人您忙,我先回去了。”

    “凤雪,你没事就过来玩。”苏悠说完,看向石大杏,“你帮我送凤雪出去。”

    石大杏“是,苏姐。”

    一会儿之后,石大杏回来了。

    “苏姐,我觉得秦政委的女儿不错。”石大杏想了下,形容道“比较像秦政委。”

    苏悠点头。

    不说其他,只看秦政委女儿,没有在她面前,提及母亲和哥哥。

    这就是个通透人。

    再加上对方并没有,不熟装熟。

    而是懂得适可而止。

    她们两人第一次见面,再加上之前与起母亲的结在。

    无论怎么处,都会尴尬。

    但秦政委女儿,却完好的避免了尴尬。

    有这么一个女儿在,苏悠都忍不住为秦政委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