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洞天的秘密

作品:《问仙遥

    源回见方映瑶恭敬有礼的样子,心中便更加满意了几分,他点了点头,并示意方映瑶跟上,就一步跨出,飘飘摇摇的(身shēn)体在一旁堆满书籍的案几后坐下。狂沙文学网 kuangsha

    方映瑶在离案几十步之外站定,之后便恭恭敬敬垂手侍立,等待源回的解答。

    她现在心中忐忑极了,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这位前辈,那她就真的要玩完,洞天在器灵的掌控之下,方映瑶别说逃离,她根本就无处遁形。

    说不定她的思想,他都能了如指掌。

    源回也不管方映瑶是站是坐,只是自顾自的边回忆边诉说了起来,他脸上带着遥远而抹不去的沧桑,而这时的方映瑶随着源回地讲述,好似已被带去了遥远的数万年前。

    源回本是灵界一位渡劫大能,无奈交友不慎,在一次同好友共探古仙遗府时,两人在那古仙遗府发现了一件宝物,经过各种鉴定,两人确认它是仙界遗落之物,能够破开层层空间,打开一条直通仙界的通道。

    要知道对于十几万年来,没有飞升过修士的灵界大能来说,仙界何其遥远,他们一次次渡劫,却等不来接引之光,只能空耗寿元,如今得到此宝物,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们又怎能不为之动容。

    不过,也正因它从仙界而来,有些损伤,要修复它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两人商议好,出去之后,便各寻宝物来将之修复,到时两人一同去往仙界,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qg)。

    因为那位好友是灵界顶尖炼器师,又加上两人相交数万载,可谓是(情qg)谊深厚,源回直接将宝物交给了好友保管。

    却没想到,刚刚离开那座遗府,好友就对他出了手,源回虽然被打得措不及防,但也是(情qg)理之中的事(情qg),他直接将东西交予他,又何尝不是对他不够信任,想试他一试呢。

    两人就此友尽,一战数月,直搅得虚空之中风暴迭起,无数相连小界之间的空间层层崩碎,更有无数尚在演化,脆弱不堪的洞天秘境就此崩溃。

    然而渡劫期的修士,又不是那么好死的,两人各自都受了伤,但却不至致命,最后还是源回技高一筹,把那位好友困住。那位好友眼看源回不愿放过自己,竟然将那宝物一掌击成两半,并且丢入了茫茫不知其远的虚空之中,源回气急,束手无策。

    那人击碎宝物,趁源回停顿,不知是先将他自己解决,还是先去找宝物之际,一道超过灵界不知强大几许的威能击中了源回的(肉rou)(身shēn)与神魂,原来那人竟然留有后手,源回(肉rou)(身shēn)崩溃,好在护住了神魂遁走。

    他那好友,因为对自己的法术过于信任,再加上源回隐藏得当,是以,并没有被他发现逃出的源回神魂。

    源回悠悠讲完,方映瑶还沉浸在他的讲述中,半晌后回神,她看看源回,还是问出了心里的想法,她可没忘了,源回一开始说自己是器灵。

    “前辈,既是如此,您又怎么会?”

    “吾怎会成为器灵对否?”源回淡淡问道。

    方映瑶点点头“晚辈确实很好奇。”

    原回抚须一叹,目光深远“那便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吾以神魂逃脱,但怎奈,吾与好友打斗搅乱了那片虚空,空间乱流与虚空风暴,直接将吾的神魂卷走,也是恰好,被吾那好友击成两半的宝物,有一半正好同吾卷至一处。”

    方映瑶一惊,好险差点没站稳,心中哀叹,这就是坑啊,不用说,那宝物定然是星月洞天无疑。

    不过,她还是抱有一丝侥幸的问源回“前辈的意思,这宝物就是星月洞天,可是您又为何会变成器灵?”

    源回颔首道“正是,不过吾也说过,此物真证的用途,并非只是一件洞天法宝。”

    方映瑶点头,“前辈说它可以无视规则束缚,破开空间。”

    源回一叹,道“正因如此,吾与好友当时竟忽略了最重要一点,宝物有灵,何况仙器!”方映瑶一愣,随即恍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要想也明白,既然星月坠有灵,不是源回吞噬了器灵,就是器灵吞噬了他。

    弄清了星月坠的来历,方映瑶反而更疑惑,见源回给自己解释了这么多,便知他没有因自己拿了星月坠而生气。

    “前辈,您可曾听说过“星月宗。”源回思忖片刻,摇了摇头,道“并无,不过吾曾经沉睡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星月坠”辗转落到了许多修士手上,或许这期间,有吾不知的。”话已至此,方映瑶已然明白,问不出什么了。

    源回这人,看着气势((逼bi)bi)人,实际也是如此,他动也未动,方映瑶只站在一旁,就能感受到他无形中给人的压迫感。

    她不(禁j)心中感慨,大佬就是大佬啊,连(肉rou)(身shēn)都没了,还是这么强大,她这小渣渣还得好好修行才是!

    既然源回不知道,方映瑶也不打算再逗留,她看时间过去了不少,便想着出去,但是这还要通过源回的同意,她看向源回恭敬的问道“前辈,我可以离开吗?”说着她又解释“晚辈现下寄居在别人的住处,长时间不出现,恐令人生疑。”

    源回“……”

    自己有说不让她离开吗?

    “你莫不是忘了,飞入你识海的金光了?”

    闻言,方映瑶一致,她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自己该不会真以为,面前之人能和自己好好说话,就不会害她了吧!

    方映瑶被自己的粗心大意吓出一(身shēn)冷汗,源回也是叹气,之前怎会觉得此女稳重来着,哎,不过也只能将就一下。

    因为他没时间了。

    源回抬手(射shè)过被方映瑶丢在一边的“丹术”此时那本薄册,已经真的变成了一本普通的书册,源回解释道“这本“丹术”是星月坠原本的主人,把它从仙界丢下的同时,留给有缘人的传承,那道金光便是传承,待你(日ri)后修为精进,它会依次解封。”

    方映瑶听了,心中吃惊,这难道就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她是刚刚还在找炼丹要诀,就从天而降一份仙界传承,这未免也太巧合了,要不是自己真没什么可图的,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大修士下了什么(套tào)了。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下了什么的(套tào),自己这修为也什么都做不了,暗叹一声,没办法,传承来都来了,她也只好先接受,她在心中警醒自己,(日ri)后万事得小心。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