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名动青阳

作品:《九霄帝尊传

    余府之中,众人一改之前的紧张压抑,此时人人兴高采烈,金虹尊者的两大弟子在余家被击败,让余府中不少人都很兴奋。

    “爷爷,您伤好了吗”余昊看向余正明,担心道。

    余正明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恢复的差不多了。”

    “父亲,刚刚那乾元门的人说您施展的地阶战技”于从东疑惑道。

    余正明呵呵笑道:“并不是,只是有些感触,偶尔触摸到地阶战技的门径而已,与地阶战技比,连皮毛都不算。”

    “连皮毛都不算那真正的地阶战技该有多么的可怕”余昊在一旁,心中震惊。

    余正明紧锁眉头,颇为严肃:“想要将玄金指进化成地阶战技,我自身必须达到元尊境,通过施展并感受天地元气,感悟出天地中的势,否则是不可能创出地阶战技的。”

    “原来想要创出地阶战技,必须要感悟出天地中势,借助天地中的力量。”众人心中感叹地阶战技的强大。

    “爷爷,我有些不明白,为何乾元门让我加入他们去参加天圣学院的招生考核难道乾元门没有高阶的战技和灵器,需要把弟子送到天圣学院”余昊皱眉道。

    余正明摇头道:“并不是,乾元门作为青阳郡第一大派,自然有些底蕴,高阶战技和灵器虽不如天圣学院的丰富,却也不缺,足够培养弟子的。他们之所以派弟子去参加天圣学院的考核,是因为凡是天圣学院的正式学员,从入学当天起,天圣学院会庇护他所在的势力五年,这五年内,如果受到庇护的势力受到别的势力攻击,天圣学院会出面,诛灭那方势力。”

    余幽道:“居然这么厉害,乾元门这么大门派也需要天圣学院庇护”

    余正明嗤笑道:“乾元门虽说在青阳郡算第一大派,但在辽阔无边的东大陆连前五十名都排不上,跟天圣学院比,差太远了,他们也有着潜在的敌人,怕被别的大势力吞掉,你们别看天圣学院只是一座学院,它是数千年前天阳大圣所建,其底蕴堪比一些超级势力,传闻现在依然有元圣境的强者坐镇”

    “元圣境”

    那个层次的强者已属于传说级别了,据说寿命有数千岁,一个眼神就可秒杀天元境甚至元尊境的强者,抬手间可撕裂空间,毁天灭地,也是因为如此,余昊谎称自己师父是元圣境的强者,根本就没人信。

    至于那个天阳大圣,据说数千年前是天宇大陆上修为巅峰的存在,也是东大陆中最大的帝国,烈阳皇朝的开创者,也就是余昊所在的国度。

    “爷爷,您为何如此针对乾元门,如果仅仅是因为他们傲慢,也不至于您如此动怒吧”

    “哼,我与那乾元门有不共戴天人之仇,你可知道你二伯为何英年早逝”

    余昊心头震惊:“二伯莫非是乾元门的人杀的”

    “不错,当年你二伯天赋异禀,在十七岁时晋升为真元境,也在那一年参加天圣学院的考核,乾元门的金虹尊者也曾派人来余家,收你二伯为徒,你二伯不愿受到宗门缚束就拒绝了,于是乾元门就在考核的时候下黑手,让那个姓费的暗中杀害了你二伯”

    “他们以为这一切都做的很隐秘永远无人知道,可最终让我查到了一些线索,然而我们实力不如人,我余家只能将暂时隐忍,等到有足够的实力再去找乾元门报仇”

    余正明双眼通红,丧子之仇,也是他这么多年修炼的动力。

    金阳城中,大街小巷,各种喝茶聊天的地方充斥着一些消息。

    “你们可曾听说了,金阳余昊把金虹尊者的四弟子给打败了。”

    “金虹尊者的四弟子据说已经五星真元了,被余昊击败了”

    “确实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据说金虹尊者想收余昊为徒,被余昊拒绝了。”

    “你的消息太落后了,现在已经在青阳郡传疯了,这绝对是真的,这是光明楼的情报。”

    这是一个茶馆内的议论声,而像这样的消息正在飞快的传播与蔓延,传遍了大半个青阳郡。

    而在距离金阳城三千里外的无尚城中,一群武者正聚集在酒楼中,也在谈论这个话题。

    “太疯狂了,原来不仅仅金虹尊者的四弟子被击败,连大弟子也被余家家主余正明一招击败”

    “不会吧,你确信这则消息是真的堂堂青阳郡第一大派乾元门,尊者坐下亲传弟子,都被余家击败了这也太过天方夜谭了。”

    “这也太惊人了吧,这个余正明是什么来历,居然一招击败金虹尊者的大弟子,那可是天元境的高手啊,真是不可思议。”

    “还有那个金阳余昊什么来头,据说他很出名,在金阳城人尽皆知,是个天生金瞳的十几岁少年,真是惊世骇俗”

    酒楼中人们议论纷纷,许多人都有些难以相信,感觉太虚幻了。

    乾元门在青阳郡有着极高的评价,尊者的亲传弟子,更是个个天赋异禀,修为高深。然而,他们却在一个小家族被人击败了,这如何不让人震动

    青阳城,郡守府中的花园中,程月儿听着护卫打听来的消息,暗中自语,嘀咕道:“原来那个赢我十万金的小子是他。”

    金阳城,刘府。

    刘雄正端坐在大厅,陈家家主陈山也坐在其身边,二人自从上次在南山下被余正明一锤击败,就躲在府里不敢露面。

    时间一久,二人怕余家报复,就商量让刘陈两家年轻子弟互相嫁娶,通过结亲将刘陈两家捆绑在一起,陈山更是直接住到了刘府中,以防被余家各个击破。

    “余正明居然隐藏的这么深,想当年他刚来金阳城的时候,只是天元境二重天的修为,在我二人联手下虽在千招内无法击败他,他也拿我们没办法,如今这才二十多年,他居然已经是八重天元的修为了,比我们足足高了三重天,难怪我们现在不是他的一招之合。”陈山脸色苍白,这样的消息让他夜不能寐,有种随时会家破人亡的感觉。

    “陈老弟,不比如此担心,本以为我们两家会一直被他压着,以后在金阳城再无立足之地,没想到啊,上天助我,他居然得罪了金虹尊者,陈老弟,我们可以好好运作一下。”刘雄眼冒精光,犹如一个老狐狸一样。

    “怎么搞”陈山不像刘雄那般老奸巨猾,一时间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陈松这孩子不是金虹尊者的弟子吗,让他在金虹尊者面前动动嘴皮,想办法务必让金虹尊者亲自来金阳城灭掉余家”

    “刘兄高见,我这就让松儿传信”陈山听明白后,阴恻恻的笑道。

    div